主页 > 军事新闻 > 虐童女因怀孕被取保候审 离开公安局称少管我事
虐童女因怀孕被取保候审 离开公安局称少管我事

  今天下午4时许,南国都市报记者在临高县公安局见到了符小娇的妹妹阿花。18岁的阿花对记者说,姐姐符小娇19日晚上被临高公安局抓获,经审讯后,20日中午,临高公安局通知她与母亲来接符小娇。

  “从感情上讲,符小娇是我姐姐,自从临高公安局通缉她后,我们再也没有她的消息,很为她担心。”阿花说,她和母亲从加来农场到临高公安局后,民警让她在担保书上签字。民警说,符小娇虽说涉嫌犯罪,但因怀孕,警方不能关押她,要对她取保候审。

  “当时民警将姐姐交给我时,姐姐立即拉着我的手往外走,可走到路上她就翻脸了。”小花说,她母亲问符小娇为什么打小立,事情是不是她做的,符小娇一句话也不说。她们让符小娇一起回加来的家,可符小娇不肯,开始骂她们,说以后少管她的事,她的事她自己负责,不让家人插手。不管阿花和母亲怎么劝,符小娇都不肯跟她们回家。拉扯当中,符小娇发火了,还指着她们骂,最后甩开她们自己走了。

  “看她的样子是吸毒去了,很急的样子,我们要跟她到她住的地方去,她不让。”阿花说,她和母亲很无奈,从符小娇离开她们到今天为止,她们多次打符小娇的手机,但总是关机,至今无法联系上。

  “她(指符小娇)十四岁就离家外出,家人根本管不了她。”阿花说,符小娇现在每天都要吸毒,还怀着身孕,不能工作,她怎么生活?

  “我父亲已病逝,母亲患病,我刚十八岁还没有工作,怎么有能力做符小娇的担保人?”阿花说,姐姐符小娇从小专横、叛逆,连父母都不放在眼里,她从小就很怕符小娇,现在符小娇因吸毒已经不是正常的人,自己年龄小,没有能力做姐姐符小娇的担保人,更不愿意为符小娇做担保,她已经向临高公安局申请取消她对符小娇的担保。

  “我不做符小娇的担保人,符小娇做出任何违法犯罪的事,都与我无关!”阿花最后对记者说。

  就阿花向临高公安局申请取消她对符小娇取保候审担保一事,记者采访了临高公安局一部门负责人。该负责人表示,符小娇涉嫌虐待伤害女童,已涉嫌刑事犯罪。按理说,将其抓获后要关进看守所。但经法医体检,符小娇怀孕有数月,按刑法规定是不能关押的,所以临高公安局对她取保候审。

  据该负责人介绍,因她怀孕,按法律规定,对她也不能强制戒毒。阿花是符小娇的妹妹,做为担保人是符合法律规定的。

  该负责人说,虽对符小娇取保候审,但依旧追究她的刑事责任。临高公安局已通知加来派出所进行监督,在取保候审期间,符小娇如有正当理由需要离开临高,要提出申请,派出所要及时报告临高公安局同意后批准才行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