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财经资讯 > 《千与千寻》:多重镜像的运用,凸显大众对美好乡村与
《千与千寻》:多重镜像的运用,凸显大众对美好乡村与

宫崎骏作为20世纪著名导演之一,其作品幽默并暗含讽刺,也充满人生哲理。2019年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《千与千寻》是其主要代表作之一,早在2001年《千与千寻》同样在其他地方上映,此次相同的版本在不同时间和地域上映,极其耐人寻思。20世纪90年代,日本的经济处于低迷时期,经过十年之后,在2001年有所缓解。

电影的核心内容是千寻一家人从城市搬到乡村,故事虽然没有更多地描绘故事大的背景,千寻表示这里的学校肯定没有之前的学校好,就已经表明他们是被迫离开,日本田园风光与工业化城市之间的碰撞,在影片的叙事情节中充满了社会关系的相互契约。千寻一家人实质上是代表了主人公的幼儿、少年、成年等不同时期面对社会所产生的困惑,千寻的父母在面对丰盛的食物时逐渐引起了内心的贪欲而变成猪,正是“现实人性”劳动中的具体体现,千寻一直表示她需要通过自己的劳动赚取物质资料而生活下去,这也正是导演宫崎骏所要表达的,当时日本整个大环境中充满了对乡村田园风光的质疑。

千寻误入异界中为“神明”洗浴的“油屋”,她为了能够存活下去一直坚持自己劳动,只有工作才不会变成猪。整个叙事中唯一处于多重身份转换的便是“无脸男”,他是唯一见证多重叙事空间转换的人,在剧中出现了七次,其身份的叙事性是多重的,很难给予简单的好与坏来定义,他想帮助千寻但又怕伤害她等,这些多重转折叙事正是此部电影的精彩之处,在电影的情节叙事中,宫崎骏始终都通过隐喻的方式表达一种基调,就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田园乡村之情的渴望。一、隐喻:电影叙事情节中的“无声”表达

电影《千与千寻》在叙事中采用首尾叙事和线性叙事结合模式,并在电影中大量使用“隐喻”。在电影开始之时,千寻的父母拎着很大的皮箱将其搬到车上,紧跟的千寻则是抱着玩具娃娃,一家人开始驶向乡村,越走越荒凉。首先,那些沉重的大皮箱意味着千寻的父母这次出行并不是去旅行,千寻在追赶时并没有随意丢弃她的玩具娃娃,而是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好在车里,也暗示出当时千寻的家庭并不富裕。其次,千寻在上车之后,望着外面的风景则一脸忧伤,嘟嘟囔囔地说:“这里的学校一定没有之前的好。”这意味着工业化的城市是千寻自己的精神所向,而这美好的乡村风景并不符合当下的社会审美取向,他们这次搬离是被迫离开的。

最后在汽车行驶途中突然吹来了一场狂风,在叙事中整个画面截然切换,形成了物质丰富的工业都市,由于父母的坚持,闯进了被废弃的主题公园,发现了堆积如山的食物,千寻父母流露出狂热的眼神,这是其内心真实的对物质欲望的外在展现。从这些画面中可以映射出当时社会环境的萧条和物质基础的缺乏,而千寻一家虽然在故事情节当中没有交代家庭背景,但从他们的着装和行为上显现出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,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直接为后来千寻父母变成猪做了铺垫。我们生活在自然界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自然的现实人,不是“人类”概念,现实人的每一次实践活动都按照自我的审美经验进行实践,如果抽离了劳动的审美性,那么现实人的劳动就失去了意义。

下一篇:没有了